偶動畫-Pete's Hat鼻特的帽子

導演/ 李佳錡 LI,CHIA-CHI
  
製片/ 許庭瑜 HSU,TING-YU
 
故事/ 石更手分手 NOSEMSE studio   


動畫/ 蔡瑾萱 TSAI,CHIN-HSUAN
             李佳錡 LI,CHIA-CHI     
             李翊筠 LI,YI-YUN

美術/ 李味蓉 LI,WEI-JUNG
             李翊筠 LI,YI-YUN

Pixel/ 許庭瑜 HSU,TING-YU

             蔡瑾萱 TSAI,CHIN-HSUAN

後製/ 李佳錡 LI,CHIA-CHI

             王庭欣 WANG,TING-HSIN

音樂/ ​ 王庭欣 WANG,TING-HSIN

指導老師/​ 王建雄Morris

故事概述:

鼻特不斷的在尋找如何跟別人一樣,他在旅行路上看到有人帶造型帽子,就會去帶上相同的帽子,即使不斷帶上這些帽子,他還是無法和別人一樣,漸漸地,鼻特頭上的帽子不斷堆積成一座山...他內心的恐懼也不斷的增高,最終,不小心在跌了一跤,全部帽子散落一地,他突然發現他不需要去跟別人不一樣,做自己才是他內心的渴望...

 

Pete lost himself , he kept looking for being the same with others. On his journey, he found everyone wear beautiful hats. He tried to wear them to look the same as people, however he just failed on being others. More hats hew worn , more fear he felt. Suddenly, he fallen and all hats spread throgh the ground. Finally he found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 another person...


 

製作後記(技術/分工/執行): 

 

背景的由來

世界觀確定後,我們開始思考誰會需要來記憶銀行?組員們展開天馬行空地幻想,自己變成賭王用記憶賺錢、坐在銀行一整天觀看別人記憶、每天去銀行回味初戀。——從我們自己的慾望中,漸漸地形成了主要角色的雛型。

 

配音/音樂

如何做出PIXEL? 前期我們嘗試了幾種方法,但成果都不如預期,最終我們只能費時地土法煉鋼。還有另一個困難是統整畫風,女主角從每個人手中畫出來都長得不太相同,組員不斷地修改討論才讓這問題有所改善。

如何做出PIXEL? 前期我們嘗試了幾種方法,但成果都不如預期,最終我們只能費時地土法煉鋼。 還有另一個困難是記憶庫的廣告,一開始嘗試先手繪,在進AE,但整個效果不是很好,最後想到用3D製作,在對在2D背景,3D的運送凱帶並不難,但要把3D對在2D背景上,花了蠻多時間在常是怎麼對位最好。


 

 

製作過程中深刻的環節:

前期拍攝動態分鏡,為求運鏡效果到位,我們自己實拍演出。印象深刻的是,我們要詮釋男主角的視角,攝影師就牽著女主角一起旋轉,並自己想像畫面中有花瓣在飄落。

還有,最初我們每週都會發想故事,每次都用不一樣的方式讓組員們吟詩造詞,大家一起碰撞出很多莫名其妙、搞笑的點子,

我們的生活就如同故事是一部浪漫的鬧劇。












 

------------刪除區-----------

以詼諧的愛情故事包裝記憶這個抽象的主題。

 

彩蛋─香蕉人

在以愛情來包裝記憶銀行的故事之下,除了主要角色外,世界充滿著香蕉人, 對當代年輕族群來說,它或許也隱晦著一些男女情壞。所謂的愛情,沒有對與錯,只有你情我願,而當一方離去,每個人會已不同的方式去紀念,有可能是保存、忘卻,或是假裝它還存在。

 

角色的由來

記憶銀行的世界觀出來後, 我們便又回到了 最初的問題: 什麼樣的人需要來記憶銀行,想到了各式各樣的人會來銀行,但卻也覺得少了一種貼近人心的感覺,為何我們不從自己為什麼會想

來到記憶銀行開始,於是有組員說出想要變賭王、想要觀賞人類....從我們的慾望中,不知不覺我們有了幾個角色的雛形,而這幾個角色也默默蛻變成現今的主要角色。

 

製作前期遇到困難之一就是如何做出PIXEL,前期風格測試我們嘗試了幾個方法,但不是我們所要的風格,最終我們找到了方法,卻也是最費工時。

困難點之二為工作室的各種不幸福事件,像是廁所水溶頭關不起來,修好了,換成馬桶漏水或是鬧蟻災.....    


 

最印象深刻是為了動態分鏡,我們真人實拍,選定了一位同學家拍攝,道具也都是隨便拿抱枕來充當,當有要拍一些非常動態又炫麗的畫面時,攝影師就要很有體力的跟著做一些好笑的動作,比如要詮釋男主角的視角,攝影師就要牽起女主角跟著旋轉,製造些氛圍,想像畫面還有花瓣在飛,類似這種如同鬧劇的浪漫喜劇。(非常不科學)

 

最初我們每周一次發想,每一次都像詩人般吟出自己的詩句,另外也有用簡單的辭彙聯想,在不斷串連出各種莫名奇妙的新詞,跟最終定出的主題真的差很多,討論過程中總是夾雜每個人的幻想,既虛幻又那麼遙不可及............................